NAFTA修订能给美国汽车业带来转机么

发表时间:2018-09-02 15:08

8月最后一周,在特朗普威胁对加拿大汽车毁灭性的25%的关税大棒下,美加双方高级官员马不停蹄的持续四天进行NAFTA谈判,还是在屡屡宣称的“最后期限”到来之时难以达成一致。虽说双方都放话不会妥协,但或许两国实际都不愿看到或无力承受谈判破裂的后果,于是,在取得部分进展和看到一线曙光的情况下,两国官员决定下周继续谈判,希望能达成美加墨三国都签署的贸易协定。同时根据美国国内法律程序,白宫周五正式通知国会计划在90天内签署一份与墨西哥及可能包括加拿大达成的一项贸易协定。

北美贸易协定.jpg


NAFTA又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由地处北美的三个国家美国、加拿大以及墨西哥在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的几乎取消三国之间商品流动关税的协议并实现了商品物资的国际间无障碍流动。三个市场的融合使区域内贸易急剧上升,启动了北美汽车产业的布局优化。在这场产业转移浪潮中,由于相对廉价的劳动力特别是墨西哥、较高的劳动力素质及相邻的地理位置优势,不仅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福特、通用、克莱斯勒“见利忘义”跑到墨西哥,加拿大建立新厂,就连丰田,本田,现代,宝马,戴姆勒这些外来汽车巨头们等也纷纷将在墨西哥和加拿大开设工厂作为更佳选项,然后将整车销往美国。2017年,墨西哥向美国出口的轻型皮卡和客运车辆总共240万辆,加拿大向美国出口180万辆,分别是美国第一大和第二大整车进口国。另去年美国总共进口了价值1917亿美元的汽车和轻型卡车,再加上1431亿美元的零配件,总计3348亿美元。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下的汽车进出口贸易一片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另一面是曾作为全球汽车制造业中心的底特律再也难以寻觅往日的风光。底特律的汽车工厂先搬到郊区,接着搬往南部,最后搬出美国。与汽车业紧密相关的底特律,多年来经济下滑超过全美其它任何大城市,人口下降,犯罪率上升,甚至2017年被评为美国最差城市。通用和福特等美国汽车业代表厂商也早被丰田,大众等赶超。特朗普把NAFTA看作有史以来最糟糕贸易协定,是美国大量工作岗位流失的罪魁祸首。密歇根州众议员黛比抱怨:“自从NAFTA签订以来的几十年,我们制造业的根基已被挖空。”

底特律2.jpg


美国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着工业制成品贸易赤字逐年上升,制造业岗位日益流失,于是正好于此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就当仁不让的背上了抛弃美国工人这个大黑锅。也使铁锈地带的工人们把大黑马特朗普送进了白宫去履行他制造业回归的承诺。对于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指出,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相关条款是关键,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几乎占据了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逆差。


于是,数十年来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受益匪浅的墨西哥和加拿大多少有些不情不愿地坐在了谈判桌前。已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出口国的墨西哥率先于8月27日与美国达成初步贸易协定,并被特朗普称为“史上最大贸易协议之一”。


其中汽车相关规则的调整是美墨协定中最重要和最有争议的内容。双方同意将北美地区生产的汽车部件的比例从62.5%提高至75%,40%至45%的部件出自每小时工资16美元以上工人。在这些实质性的条款中汽车原产地规则的要求变得更高,把区域外的汽车零部件比例进一步压缩并挤出北美供应链,从而巩固北美制造业基础。同时企业在劳动力廉价的墨西哥建设工厂也被显著提高了门槛。


以上条款将促进汽车制造商在北美生产并转移回美国,从美国或潜在的加拿大采购更多的零部件,从而使美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如德尔福等扩大生产和就业。福特公司在2017年6月把全球福克斯生产从美国和墨西哥转至长安福特的计划也于最近宣布取消。


对于美国汽车业而言,如果最后与加拿大交锋中的NAFTA修订成功,短期内可能带来相关企业的回归,本地就业机会增多。但长期来看,由于劳动力成本设定,原产地比例提升,无疑制造成本将明显增加,最终消费者不得不承受更高的汽车价格和更少的车型选择。而在区域贸易保护下缺乏竞争对于任何一个全球性企业来讲都是将来难以克服的潜在危机。

加拿大.jpg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